<span id="fp3jz"><noframes id="fp3jz"><progress id="fp3jz"><video id="fp3jz"><progress id="fp3jz"></progress></video></progress><progress id="fp3jz"><video id="fp3jz"><progress id="fp3jz"></progress></video></progress>
<strike id="fp3jz"><noframes id="fp3jz">
<ruby id="fp3jz"><video id="fp3jz"></video></ruby>
<th id="fp3jz"></th>
<progress id="fp3jz"><noframes id="fp3jz">
<th id="fp3jz"><noframes id="fp3jz"><span id="fp3jz"></span>
<th id="fp3jz"></th><span id="fp3jz"><noframes id="fp3jz">
<span id="fp3jz"></span><strike id="fp3jz"></strike>
<th id="fp3jz"></th>
閱讀文章

賈島詩作的方音標志與《平水韻》中的十三元

[日期:2020-12-08] 來源:作者貼稿  作者:此木為柴 [字體: ]

賈島詩作的方音標志

與《平水韻》中的十三元

王義然

 

一、從《題李凝幽居》談起

在繁星燦爛的唐代詩人中,賈島也算得上是獨具特色的一顆。其主要寫作特點是字斟句酌,追求用字精巧準確。自謂“兩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說的就是這種創作理念。其名篇《題李凝幽居》就是體現這種創作理念的代表作。《題李凝幽居》全文如下:

閑居少鄰并,草徑入荒

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

過橋分野色,移石動云

暫去還來此,幽期不負

這首詩成為名篇,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有名句“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開始賈島詩作的原句是“僧推月下門”,后來又考慮改“推”為“敲”更好。而正當他騎在驢背上一面斟酌用“推”好還是用“敲”好,一面比比劃劃做著推門和敲門的動作陷入沉思之時,不經意混入韓愈的儀仗隊,并由此與文學大家韓愈結為詩友。這段故事傳為佳話,“推敲”一詞應運而生,“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成為膾炙人口的名句,這首詩也便成了唐詩中的上品。

 

二、賈島詩作方音標志 的實質

從整體上看,《題李凝幽居》是一首標準五律。全篇用字考究,對仗工整。尤其是名句“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仄仄平平仄”對“平平仄仄平”屬于字字對仗,符合對偶句的最高要求。

然而,若用現代普通話語音標準去衡量,從漢語詩歌講究押韻的角度看,這首詩似乎存在嚴重問題。全詩四個韻腳原、門、根、言,其中原、言an韻,門、根en韻,它們怎么能同作韻腳呢?難道賈島在押韻問題上就不講用字精確了嗎?

筆者認為,這是賈島按照自己的方言語音作詩所致,是方音取韻的必然結果。筆者反復強調,在普通話出現之前,在漢語文化發展史上,有過統一文字的壯舉,但絕無統一語音的記錄。多種方言語音共時并存,是漢語語音存在和發展的基本狀態。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人們沒有統一的語音標準,作詩尋求押韻,只能遵循各自的方言語音。

根據這一分析可以初斷,賈島在這首詩中表現出來的方音特征就是把“門”讀若“蠻”,把“根”讀若“甘”。這種方音特征的一般表現形式就是把現代普通話語音中的韻母en視同為韻母an。筆者把這種方音特征稱之為enan混讀特征。enan混讀,把en韻視同為an韻,這就是賈島詩作方音標志的本質。

 

三、賈島詩作方音標志的自身統一性

enan混讀方音特征,在賈島的詩作中表現出高度的自身統一性。這里列示包含這一特征的其他七篇五律,以展其方音風采。


1、送僧

出家從丱歲,解論造玄

不惜揮談柄,誰能聽至
中時山果熟,后夏竹陰

此去逢何日,峨嵋曉復

2、送烏行中石淙別業

寒水長繩汲,丁泠數滴

草通石淙脈,硯帶海潮
岳色何曾遠,蟬聲尚未

勞思當此夕,苗稼在西

3、題竹谷上人院

禪庭高鳥道,回望極川

樵徑連峰頂,石泉通竹

木深猶積雪,山淺未聞

欲別塵中苦,愿師貽一

4、寄劉侍御

衣多苔蘚痕,猶擬更趨

自夏雖無病,經秋不過
積泉留岱鳥,疊岫隔巴

琴月西齋集,如今豈復

5、馬戴居華山因寄

玉女洗頭盆,孤高不可

瀑流蓮岳頂,河注華山
絕雀林藏鶻,無人境有

秋蟾才過雨,石上古松

6、送崔嶠游瀟湘

功烈尚書孫,琢磨風雅

渡河山鑿處,陟峴漢灘
夢想吟天目,宵同話石

楓林葉欲下,極浦月清

7、題張博士新居

青楓何不種,林在洞庭

應為三湘遠,難移萬里
斗牛初過伏,菡萏欲香

舊即湖山隱,新廬葺此

《題李凝幽居》與此處七首五律都是賈島的作品。很顯然,按照普通話語音標準,作品中筆者用紅、黑兩種顏色標出的韻腳字,其韻類歸屬有明顯不同。其中,黑體字門、根、昏、痕、暾、村等字都屬en韻字,而紅色字 “園、言、繁、翻、原、猿、喧”等字都屬an韻字。在這些詩篇中,en韻與an韻被作者視為同韻。這足以證明,作者所處的方言語音環境就是讀“門”如“蠻”, 讀“根”如“干”,讀“昏”如“歡”,讀“村”如“竄”等等。八首詩用韻情況的高度一致性,說明作者長期受到這種家鄉方言土語的影響,已經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語音習慣。

 

四、enan混讀特征分布廣泛、歷史悠久

此處列示的八篇例文,雖然作者處于不同時代、不同地域,但作品中都存在en韻字與an韻字同作韻腳的問題,與賈島詩作有共同的方音標志。

1、《樂章天命篇》(節選)

盈虛自然運,時變固多

東征陵海表,萬里梟賊

受遺齊七政,曹爽又滔

群兇受誅殛,百保咸來

黃華應福始,王凌為禍

2、《陸云·陸常侍誄》(節選)。晉陸云

江河慕海,丘陵樂

于惟君德,齊圣廣

群彥景附,漸化濯

3、玄武門侍宴(一作侍宴北門)(節選)唐 杜正倫

參差歌管飏,容裔羽旗

玉池流若醴,云閣聚非

湛露唏堯日,熏風入舜

大德侔玄造,微物荷陶

謬陪瑤水宴,仍廁柏梁

闞名徒上月,鄒辯詎談

4、山園小梅  宋 林逋

眾芳搖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須檀板共金

5、送吳思道道人歸吳興二絕    蘇轍

一去吳興十五年,東歸父老幾人

惠山唯有錢夫子,一寸閑田曉日

遨游海上冀逢人,宴坐山中長閉

去住只今誰定是,相逢一笑各無

6、澄邁驛通潮閣(二首選一)宋 蘇軾

余生欲老南海,帝遣巫陽召我

杳杳天低鵲沒處,青山一發是中

7、憶山送友人五言七十八韻(節選)宋蘇洵

長江渾渾流,觸嚙不可

茍非峽山壯,浩浩無隅

恐是造物意,特使險且

江山兩相值,后世無水

水行月余日,泊舟事征

爛漫走塵土,耳囂目眵

中路逢漢水,亂流愛清

道逢塵土客,洗濯無瑕

振鞭入京師,累歲不得

悠悠故鄉念,中夜成慘

《五噫》不復留,馳車走镮

自是識嵩岳,蕩蕩容貌

不入眾山列,體如鎮中

幾日至華下,秀色碧照

8、泰伯墓清 顧景文(無錫人)

皇山斷矗豐碑臥,再拜重尋古棘

豈有衣冠藏冥漠,尚余弓劍禪乾

天空祀廟蛟龍入,歲晚郊原雨露

陵寢只今俱寂寞,一杯誰并讓王

與賈島詩作一樣,在此處的八篇例文中,黑體字“臻、真、甄、魂、樽、存、坤”等en韻字與紅色字“艱、淵、天、先、煙、篇、邊、堅”等an韻字同作韻腳,一起押韻。這說明例文作者雖然來自不同朝代、不同地區,但其方言語音習慣與賈島詩作的方音標志是一樣的。其所處方言語音環境的特點就是把“魂”讀若“環”,把“尊、樽”讀若“鉆”,把“臻、真、甄”等字讀若“沾”等等。

從地域分布狀況考察,《樂章天命篇》的內容是為魏王歌功頌德的,可斷定此文產生于魏都洛陽方言環境。賈島與杜正倫,均屬今河北省人,當操河北口音。陸云是三國吳軍都督陸遜的孫子;林逋長期隱居杭州;顧景文屬今無錫人。所以,三位作者所處語音環境當屬吳方言覆蓋范圍。三蘇是四川眉州人士,當屬四川眉州方言覆蓋范圍。由此可知,enan混讀方音特征的地域分布橫跨南北,范圍廣大。

從例文所涉年代看,自漢、晉、唐、宋直至清朝。這種狀況證明enan混讀方音特征,一直伴隨著漢語文化的傳承而存在。可謂縱貫古今,歷史悠久。

 

五、形聲字字形結構中的enan混讀特征

由于歷史上沒有統一的語音標準,不僅人們作詩選擇韻腳只能按照各自的方言語音,人們制造形聲字選擇表音聲旁,同樣也只能按照各自的方言語音。事實上,任何一個形聲字,都是在某一特定方言語音環境中產生而在更廣大范圍內被使用,都可能攜帶某種方言語音信息。現在,我們有了普通話這個語音標準,把這類形聲字及其聲旁字的讀音與普通話讀音相比較,就可以把這種方言語音特征過濾出來。循著這一思路,筆者從大量形聲字中歸納出四十五個方音序列。下面就是與賈島詩作方音標志相一致的序列,即enan混讀序列:

欣 因 寅 粦 巽 旬 分 春 夋 真 艮 今 金

掀 煙 演 憐 選 絢 扮 踳 酸 顛 艱 黔 淦

以上序列,下一行的字都屬于形聲字,上一行的字都屬于與之相對應的聲旁字;按照讀音,下一行的形聲字“掀、煙、演、憐、選”等都屬于an韻字,上一行與之對應的聲旁字“欣、因、寅、粦、巽”等都屬于en韻字。之所以會存在這樣的對應關系,是因為造字者所處的方言語音環境就是讀“欣”如“掀”,讀“因”如“煙”,讀“寅”如“演”,讀“粦”如“憐”,讀“巽”如“選”等等。

序列中的第一個字對,上面是聲旁字“欣”,下面是形聲字“掀”。證明這個“掀”字是在讀“欣”如“掀”、enan混讀的方言語音環境中產生的。序列中的所有字對都具備這一特點,所以,這些形聲字都是在同樣的方言語音環境中產生的。

這一序列的存在,進一步證明,賈島詩作的標志特征即enan混讀特征早在國人開始制造、使用形聲字的時候便已存在。反言之,這一方音特征在大量形聲字的字形結構中留下了永存的蹤跡。

賈島詩作的方音標志與形聲字方音序列的一致性再次證明,在古代沒有統一的語音標準的情況下,人們不僅必然會按照各自的方言語音作詩尋求押韻,而且必然會按照各自的方言語音選擇聲旁制造形聲字,二者都是必然的唯一選擇。

 

六、《康熙字典》中的enan混讀特征

在《康熙字典》上,有諸多enan混讀方音特征歷史存在的確切例證。首先,在字典正文前面的《明顯四聲等韻圖》上,就有很典型的例子。筆者在解讀這個等韻圖時發現,在本應只含有en韻字的根攝章,卻摻雜著本屬an韻字的“年、天、顛”三字(見文末圖片)。韻圖的這種編排,是作者enan混讀方音習慣的必然反映。

此類例證,在字典正文注音實踐中更是比比皆是。這里僅舉以下五例:

1、在“因”字注文中有:“因《唐韻》于真切,《集韻》《韻會》《正韻》伊真切,音姻。”又有:“又葉烏前切,音煙。

2、在“人”字注文中有:“《唐韻》如鄰切,《集韻》《韻會》《正韻》而鄰切,音仁。”又有:“又《韻補》葉如延切,音然。”

3、在“親”字注文中有:“《唐韻》《正韻》七人切,《集韻》《韻會》雌人切。”又有:“又葉蒼先切,音千。”  

4、在“根”字注文中有:“《唐韻》《集韻》《韻會》《正韻》古痕切,音跟。”又有:“又葉經天切,音堅。”

5、在“甄”字注文中有:“《唐韻》居延切,《集韻》《韻會》稽延切,音籈。”又有:“又《廣韻》側鄰切,《集韻》《韻會》《正韻》之人切,音真。”  

以上“因、人、親、根、甄”五字,字典都標注了兩個讀音,且一個屬en韻,一個屬an韻。按照普通話語音標準,這些字都屬en韻字,所以字典把前四個字的en韻標注作為正音排列在前,而把an韻標注作為這些字的又音排列在后。其實,這個又音就是enan混讀方言語音。

值得注意的是,“甄”字的注文中,正音與又音的編排是顛倒的。筆者認為,這種顛倒其實是不恰當的。

字典注文引用《莊季裕·雞肋篇》一段記載:“甄徹字見獨登進士時,林攄為樞密,當唱名讀堅音,上以為真音,攄辯不遜,坐貶。”這段文字講了一個故事。說的是(明正統年間)一位名甄徹、字見獨的舉子考取進士時,朝廷樞密(機要秘書)是林攄。當林攄宣布錄取名單時,把“甄”讀為“堅”音,而皇上認為應讀“真”音。林攄抗辯不遜,被皇上貶職了。故事從側面告訴我們,明朝皇上就是把“真”音視為是“甄”字的正音的,所以,字典不應把這位樞密所堅持的“堅”音作為“甄”字的正音。

 

七、《平水韻》中的十三元

宋金時期,為了科舉考試對韻文用韻有一個統一的評判標準,金人在平水(今山西臨汾市)出版了一批官版韻書,將《禮部韻略》同用之韻悉數合并,成為106韻。這就是在音韻學界備受關注的《平水韻》。所謂《平水韻》中的十三元,是指《平水韻》平聲上卷的第十三個韻部是“元”韻。十三元前面是十一真與十二文,歸納的都是en韻字;后面的十四寒和十五刪歸納的都是an韻字;而這個十三元中卻既有en韻字又有an韻字。下面便是筆者根據網上《平水韻字表》編輯而成的十三元歸韻實況:

門侖元屯們存孫捫論吞囤掄村芫言軒飩坤奔昆昏燉垠猻盆蓀冤原塤恩根煩袁趕鴛圈豚閽餛敦溫湓番萱飧黿暄源煊猿跟錕騫髡蜿轅幡樊蕃暾樽燔璠鯤礅翻藩蹯

上面字表中的黑體字都屬en韻字,紅色字都屬an韻字。觀察字表可見,本文所舉十六篇例文的韻腳字,無論是en韻字還是an韻字,均包含其中,從形聲字中歸納出來的enan混讀序列的聲旁字和形聲字也多包含其中。這種情況證明,十三元韻字表中的字就是從產生在enan混讀方言語音環境中的那些詩篇中歸納出來的。故可概言,《平水韻》中的十三元是對enan混讀方音特征歷史存在的彰表,是古人按照各自的方言語音作詩尋求押韻的真實寫照。

 

八、正確對待《平水韻》

以現代普通話語音為標準,綜觀本文所及的《平水韻》平聲上卷的五個韻部的歸韻情況,可以發現,十一真與十二文兩個韻部歸納的都是en韻字,從分類學的角度看,這種分類屬于子項相容,是不能容許的。同樣,十四寒與十五刪歸納的都是an韻字,兩個an韻部同時并存,也是不能容許的。相反,十三元中則既有en韻字,又有an韻字,本屬于兩個韻部的字出現在同一個韻部之中,使得子項交叉,同樣犯了分類學的大忌。《平水韻》中存在多處韻部的重疊和交叉。

《平水韻》的這些嚴重缺陷,有著很深的歷史根源。在魏晉之后的六朝韻書中,早就積累了很多這類缺陷。由于沒有統一的語音標準,韻書作者只能從詩詞韻腳中歸納韻類,凡是在同一章節中作韻腳的字就歸為一類。從邏輯學的角度觀察,這種歸納方法屬于簡單枚舉歸納法。簡單枚舉法的最大缺陷就是極易犯枚舉不全、輕率概括的錯誤。由于受歷史條件和所能掌握的歸納材料的局限,不同韻書作者某個韻類歸納的起點不同、擴展歸納的路徑不同、最后歸納終點不同等等,很容易把本屬同一個韻類的字歸納在幾個片段之中,造成韻部重疊。

古代社會,各地方言語音的差異很大,人們創作詩詞尋求押韻,只能以自己的方言語音為準。因而,在某一特定方言語音環境中產生的作品,用普通話語音標準去衡量,就會發現有不同韻類的字在一起押韻。所以,在從韻腳中歸納韻類時,如不能把這類作品從歸納材料中剔除,就會把不同韻屬的字歸入同一個韻部,造成韻部的交叉。《平水韻》中十三元的韻部交叉就是這樣形成的。

六朝韻書韻部的重疊和交叉,早在陸法言編纂《切韻》時便已發現。他在《切韻》序言中說:“古今聲調,既自有別。諸家取舍,亦復不同。吳楚則時傷輕淺,燕趙則多傷重濁。秦隴則去聲為入,梁益則平聲似去。又支(章移切)、脂(旨夷切)、魚(語居切)、虞(遇俱切),共為一韻;先(蘇前切)、仙(相然切),尤(于求切)、侯(胡溝切),俱論是切。”這段話的意思很明確,面對雜亂無章的六朝韻書和異彩紛呈的各地方言,面對把“支、脂、魚、虞”同歸一韻,把“先”和“仙”、“尤”和“侯”分在兩個不同韻部的實際情況,很難取舍定奪。

陸法言雖然看清了六朝韻書的先天缺陷,但在把這些韻書合并為《切韻》的過程中,卻沒有把這類缺陷清除。因而《切韻》最終劃分了195個韻部。此后的《唐韻》、《廣韻》都只是在《切韻》基礎上增字加注,無人再去理會韻部的重疊和交叉。至《廣韻》問世,韻部增至206個。《平水韻》雖然將韻部壓縮到106個,但其平聲上卷的一東與二冬、六魚與七虞、四支與八齊、十一真與十二文、十四寒與十五刪的重疊及十三元的交叉仍然嚴重存在。六朝韻書的先天缺陷已經演變成《切韻》一系韻書的痼疾。所以《辭海》在“韻書”這一詞條的釋文中有言:“《切韻》一系的韻書,無論如何改編,都不符合實際語音。”

明朝之初,朱元璋下詔編纂《洪武正韻》。在宋濂寫的序言中轉述了朱元璋的旨意:“韻學起于江左,殊失正音。有獨用當并為通用者,如東冬、清青之屬;亦有一韻當析為二韻者,如虞模、麻遮之屬。若斯之類,不可枚舉。卿等當廣詢通音韻者,重刋定之。”朱元璋的旨意很清楚,《平水韻》中的“東”部與“冬”部、“清”部與“青”部屬于重疊,應當合并;“虞”與“模”、“麻”與“遮”被收入同一個韻部,屬于交叉,應當分列。

《平水韻》中存在的問題,連文化造詣不深的朱元璋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偏偏音韻學界對此一直鴉雀無聲。傳統音韻學界對《平水韻》的盲目推崇,使《平水韻》被不斷神化,誤導了眾多學子,以致至今仍有不少人視《平水韻》為金科玉律,認為今人作古體詩必須以《平水韻》為準,否則,就不配稱為詩人。筆者見到,有的年輕人寫了古體詩,還特意標上“平水韻”三字,意在增其古雅色彩。足見國人對《平水韻》認識之膚淺。

總之,世人推崇的《平水韻》,存在大量韻部的重疊和交叉,堆積了很多歷史錯誤,是一個陳舊而畸形的樊籠。所以,今人作古體詩,按照普通話語音標準定韻便是,大可不必把美好的作品硬裝到《平水韻》這個籠子里。

本文以揭示enan混讀方音特征的歷史存在為軸心,讓讀者真切看到,在古代詩詞韻腳中,在形聲字的形體結構中,在歷代韻書的韻部劃分中,在等韻圖的圖表中,在《康熙字典》的注音實例中,都有看得見的古今方言;古代社會是多種方言語音交互錯疊的社會,沒有統一的語音標準和標準語音;任何一個漢字都曾是多音字,人們苦苦探索的中古音系、先秦音系并不存在。

20201112日完稿于菏澤

 

附《明顯四聲等韻圖》根攝章截圖

 

《明顯四聲等韻圖》根攝章局部截圖

本圖片顯示,“年、天、顛”三字本屬an韻字,卻被編排在本應都是en韻字的根攝章。這是韻圖作者enan混讀方音習慣的反映。

 




閱讀:
錄入:此木為柴

語網特別申明:各專欄專輯作者文責自負,對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權,在語網的發布不影響其再版權,即作者還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發布或轉載文章,但這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來函聯系。

評論 】 【 推薦 】 【 打印
上一篇:【拼音讀物】假警真情

下一篇:“云、辛、言、音、意、童”六字的字理關聯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點評:
 
字數(限500字,建議200字以內):
姓名: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站內查詢



 
最新文章  

 
免费韩国成人影片-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韩国三级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