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fp3jz"><noframes id="fp3jz"><progress id="fp3jz"><video id="fp3jz"><progress id="fp3jz"></progress></video></progress><progress id="fp3jz"><video id="fp3jz"><progress id="fp3jz"></progress></video></progress>
<strike id="fp3jz"><noframes id="fp3jz">
<ruby id="fp3jz"><video id="fp3jz"></video></ruby>
<th id="fp3jz"></th>
<progress id="fp3jz"><noframes id="fp3jz">
<th id="fp3jz"><noframes id="fp3jz"><span id="fp3jz"></span>
<th id="fp3jz"></th><span id="fp3jz"><noframes id="fp3jz">
<span id="fp3jz"></span><strike id="fp3jz"></strike>
<th id="fp3jz"></th>
閱讀文章

“云、辛、言、音、意、童”六字的字理關聯

[日期:2020-12-09] 來源:  作者:此木為柴 [字體: ]

 “云、辛、言、音、意、童”

六字的字理關聯

王義然

所謂字理,是指漢字的表達原理(即構成原理)。本文的研究資料主要包括“云”字篆文字形“ ”,“辛”字的篆文字形“”,“言”字的篆文字形“”,“音”字的篆文字形“”,“意”字的篆文字形“”,“童”字的篆文字形“”。 寫作目的是通過對這些篆文字形表達原理的分析,把“辛、言、音、意、童”五字在字理上的關聯揭示出來。讓世人看清古人在漢字音、義表達上的智慧和技巧,領悟漢語文化的博大精深與優秀。

1、在“辛”字的構成中,“云”用于表達韻尾en把“云”字的篆文字形“”與“辛”字的篆文字形“”相比較可見,“”實際上是在“”的下方添加了“十、一”二字。據此筆者斷定,造字者之所以用“十、一、云”三字合體作為“辛”字的字形,旨在用“十”字方言讀音的聲部s、“一”字讀音的韻母i與“云”字讀音的韻尾en相拼合,來表達“辛”字的讀音sīn(xīn)。可見“”是一個按三拼法制造的合音字。

這里,“十”字讀音的聲母被視為s,是shs混讀方言特征的反映。證明“ ”這個字形是在讀“十”為“sí”的方言語音環境中產生的。這種方言特征的顯著特點就是把卷舌音聲母zhchsh視同為平舌音聲母zcs,讀“志”如“字”,讀“翅”如“刺”,讀“山”如“三”等等。這種方言特征在今南方較為普遍。

 

2、在“言”字的構成中,“辛”用于表義。把“辛”字的篆文字形“”與“言”字的篆文字形“”相比較可見,“”實際上是在“”的下方添加了一個“口”字,且省掉了筆劃“一”。筆者認為,造字者之所以把“口、辛”二字合為一體,用作“言”字的字形,是因為在其心目中,語言是一種口舌之勞,故以“口、辛”會義,表達“言”字的字義。

 

3、在“音”字的構成中,“辛”用于表達韻母in把“音”字的篆文字形“”與“辛”字的篆文字形“”相比較可見,“”實際上是在“”的下方添加了一個“日”字,且省掉了筆劃“一”。筆者認為,造字者之所以把“日、辛”二字合為一體,用作“音”字的字形,旨在用“日”字方言讀音的聲母y與“辛”字讀音的韻母in相拼合,來表達“音”字的讀音yīn

這里,“日”字讀音的聲母被視為y,是yr混讀方言特征的反映,證明“”這個字形是在讀“日”如“義”的方言語音環境中產生的。這種方言特征在東北三省、山東東部普遍存在。其一般表現形式就是讀“人”如“銀”、讀“肉”如“又”、讀“然”如“言”等等,把現代漢語拼音中的聲母r視同為y

 

4、在“意”字的構成中,“音”用于表義。把“意”字的篆文字形“”與“音”字的篆文字形“”相比較可見,“”實際上是在“”的下方添加了一個“心”字。筆者認為,造字者之所以把“心、音”二字合為一體,用作“意”字的字形,是因為在其心目中,意是一種內心深處尚未表達出來的思想、見解,故以“心、音”會義,說明“意”是藏于內心的聲音,來表達“意”字的字義。

 

5、在“童”字的構成中,“音”用于表達韻尾eng

“童”篆文字形“”。第一個篆文字形“”與現代宋體字基本一致,很顯然,這個字形的結構可視為“土,音”二字的合體。從表達原理分析,造字者用“土,音”二字的合體作為“童”字的字形,旨在用“土”字的讀音tu與“音”字方言讀音韻尾eng相拼合,來表達“童”字的讀音túng(tòng)

第二個篆文字形“”,實際上是在“”的基礎上,在“土、音”之間添加了一個“入”字。造字者用“土、入、音”三字合體作為“童”字的字形,旨在用“土”字讀音的聲母t、“入”字讀音的韻母u與“音”字方言讀音的韻尾eng相拼合,來表達“童”字的讀音túng(tòng)

可見,“”是按兩拼法制造的合音字,而“”是按三拼法制造的合音字。

此處,“音”字讀音的韻尾被視為eng,是eneng混讀方言特征的反映,證明“童”字的兩個篆文字形都是在讀“音”如“英”的方言語音環境中產生的。這種方言特征的一般表現形式就是,讀“賓”如“兵”,讀“心”如“星”,讀“親”如“青”等等,把現代漢語拼音中的韻母en視同為eng。這種特征在今西北地區較為普遍。

 

不難看出,上述“云、辛、言、音、意、童”六字表達原理的關聯,關系比較復雜。從表音角度看,用“十、一、云”三字合音,表達了“辛”字的讀音;用“日、辛”二字合音,表達了“音”字的讀音;用“土、音”二字和“土、入、音”三字合音,表達了“童”字的讀音。從表義的角度看,用“口、辛”二字會義,表達了“言”字的字義;用“心、音”二字會義,表達了“意”字的字義。其中還涉及漢語音節構成中的兩拼法和三拼法,并涉及到讀“日”如“義”、讀“音”如“英”的兩個方言語音特征。足見漢字文化內涵的豐富與古人創造漢字歷程的曲折。

        2020124日 完稿于菏澤

本文所涉篆文字形均源于字源網(Chinese Etymology 字源)

、辛、言

 




閱讀:
錄入:此木為柴

語網特別申明:各專欄專輯作者文責自負,對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權,在語網的發布不影響其再版權,即作者還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發布或轉載文章,但這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來函聯系。

評論 】 【 推薦 】 【 打印
上一篇:賈島詩作的方音標志與《平水韻》中的十三元

下一篇:破譯古代象形表音造字法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點評:
 
字數(限500字,建議200字以內):
姓名: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站內查詢



 
最新文章  

 
免费韩国成人影片-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韩国三级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