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fp3jz"><noframes id="fp3jz"><progress id="fp3jz"><video id="fp3jz"><progress id="fp3jz"></progress></video></progress><progress id="fp3jz"><video id="fp3jz"><progress id="fp3jz"></progress></video></progress>
<strike id="fp3jz"><noframes id="fp3jz">
<ruby id="fp3jz"><video id="fp3jz"></video></ruby>
<th id="fp3jz"></th>
<progress id="fp3jz"><noframes id="fp3jz">
<th id="fp3jz"><noframes id="fp3jz"><span id="fp3jz"></span>
<th id="fp3jz"></th><span id="fp3jz"><noframes id="fp3jz">
<span id="fp3jz"></span><strike id="fp3jz"></strike>
<th id="fp3jz"></th>
閱讀文章

《韻鏡·四聲等子》指謬(word版)

[日期:2021-01-18] 來源:作者貼稿  作者:此木為柴 [字體: ]

《韻鏡·四聲等子》指謬

兼議傳統音韻學教研誤區

王義然

序言:本文以“晾曬”等韻圖的形式,把《韻鏡·四聲等子》

舛謬疊出的本貌展現在眾目睽睽之下。旨在告知世人,中華民

國時期,音韻學界興起的構擬中古音的風潮,所依據的就是這

樣一部韻書。讓世人特別是業內人士明白,構擬中古音是一場

鬧劇,積累了不少錯誤,嚴重誤導了國人。國學中的漢語音韻

學教學與研究長期在這個怪圈里翻炒的,其實并不是菜。

 

曾在網上下載了一個《韻鏡·四聲等子》的pdf文件,將其卷首解釋反切的內容《切詳》酌加標點,整理成word文件,納入《韻書字書序言組文》,編入《語文新論》一書。整理過程中,發現備受音韻學界推崇的《韻鏡·四聲等子》,其實存在諸多缺陷,是一部質量很差的韻書。這里將其中有關韻圖逐頁以截圖形式,轉換為圖片文件,并將其中明顯錯訛之處用紅線標出,以便醒目觀察。經認真審讀,筆者認為,此書至少存在以下四方面的嚴重問題。

 

一、韻攝設置既有重復又有遺漏

《韻鏡·四聲等子》共設定十六個韻攝,即:通、江、止、遇、果、假、臻、山、宕、曾、流、深、蟹、效、梗、咸。全書按照這十六個韻攝,編制了二十個等韻圖。

聯系漢語語音音節要素構成實際,用現代普通話語音標準去考量,觀察《韻鏡·四聲等子》中的十六個韻攝,發現其中既有重疊,又有遺漏。例如其中的通攝、曾攝和梗攝,“通、曾、梗”三字都屬eng韻字;江攝和宕攝,“江、宕”二字都屬ang韻字;臻攝和深攝,“臻、深”二字都是en韻字;山攝和咸攝,“山、咸”二字都屬an韻字。韻類相同的字被分為不同的韻攝,十六韻攝中的重疊是顯而易見的。

《康熙字典》上有兩首說明這些韻攝屬于重疊的歌訣,其中一首叫《明攝內相同法》,全文是:“梗曾二攝與通隨,止攝無時蟹攝推。流遇略參江同宕,山咸深臻兩相窺。”歌訣的作者顯然已經看清了十六韻攝內部存在的重疊。

十六韻攝設置的另一缺陷,就是沒有設置收納ei韻字的專屬韻攝,人們熟知的灰、堆韻字被錯誤地歸入其他韻攝。

察看相關韻圖可見,止攝合口呼三等韻所含“歸、追、非、肥、推、揮”等字,四等韻所含“規、窺、癸、葵、綏、隨”等字,均為ei韻字,故入止攝不當。蟹攝合口呼韻圖中,一等韻所含“傀、恢、崔、偎、回、雷”等字,三等韻所含“綴、廢、肺、稅、穢、芮”等字,四等韻所含“桂、袂、脆、歲、惠、銳”等字,均屬ei韻字。故入蟹攝不當。

由于十六韻攝中沒有收納ei韻字的專門圖表,導致了大量ei韻字,有的被歸入止攝合口呼三、四等韻圖,有的被歸入蟹攝一、三、四等韻,因“無家可歸”,而不得不“寄人籬下”。

 

二、一攝兩圖扭曲了四等劃分的本來面目

在《韻鏡·四聲等子》等韻圖的表格設置上,十六韻攝中有七個韻攝按一攝雙表制。即這些韻攝都按開口呼、合口呼各制一表。這七個韻攝就是止攝、蟹攝、山攝、果攝、宕攝、臻攝和曾攝。雖然按照一攝兩表制表,但每個表上卻仍然按四等分欄。這樣的表格設置,導致了所收字的四等定位被扭曲。

在漢語語音實踐中,韻類的四等劃分是由iu、ü三個介音的存在而引起的。由于介音的存在,使漢語音節有了含介與不含介之分,有了含此介與含彼介之別,有了后來被人們稱之為開、齊、合、撮的天然的四等劃分。這里,“開”就是指不含介音的單純的開口呼韻母,如enaneng等;“齊”就是指含有介音i的齊齒呼韻母,如ienianieng等;“合”就是指含有介音u的合口呼韻母,如uenuanuo等;“撮”就是指含有介音ü的撮口呼韻母,如üen、üan、üe等。

韻的開、齊、合、撮四等劃分,在《明顯四聲等韻圖》上顯示非常清楚,但在《韻鏡·四聲等子》的等韻圖上則完全被掩蓋了,根源就在一攝兩表制。道理很簡單,既然按開口呼、合口呼各制一表,那么,在開口呼的圖表上,就只能收納屬于不含介音u的一等韻開口呼和二等韻齊齒呼的字,三等、四等韻位均應空白;相應的,在合口呼的圖表上則只能收納屬于含有介音u的合口呼三等韻和屬于含有介音ü的撮口呼四等韻的字,而一等韻位和二等韻位均應空白。然而,實際情況卻是在《韻鏡·四聲等子》的等韻圖上,無論是開口呼圖表還是合口呼圖表,四個等位都有字。在這樣的圖表上,開、齊、合、撮四等劃分的區別標志已經找不到了。

面對這樣的等韻圖,人們像猜謎語一樣去理解四等的區別,誰也理不出頭緒。所以,如何用簡短語言表述四等概念成了無解的難題。清代學者江永把四等的區別表述為:一等宏大、二等次之,三、四皆細,而四等尤細。令人不忍的是就這樣含糊不清、不著邊際的表述,竟然至今還在高等學府音韻學專業的課堂上講授。

 

三、韻圖內容存在批量跨韻攝定位錯誤

在《韻鏡·四聲等子》的韻圖編排中,有很多字成批量的定位不當,出現了不少“鳩占鵲巢”甚至“喧賓奪主”的反常現象。下面是有關韻圖中存在定位錯誤的實例。

①止攝合口呼韻圖中,既有ai韻字,又有ei韻字。“止”字讀音的韻母是i,定位本韻攝的字也都應是i韻字。韻圖中的二等韻位所含“揣、衰、帥、率”等字,均為ai韻字;三等韻位所含“歸、追、非、肥、推、揮”等字、四等韻位所含“規、窺、癸、葵、綏、隨”等字,均為ei韻字。ai韻字當入蟹攝,ei韻字當自成專門韻攝。兩類字定位止攝,均屬不當。

②果攝含有a韻字。在果攝開口呼韻圖中,二等韻位所含“加、牙、巴、麻、沙、鴉”等字、合口呼韻圖中,二等韻位所含“瓜、誇、瓦、化、話、華”等字,均屬a韻字,故入果攝不當,當入假攝。

③蟹攝開口呼韻圖含有止攝字。此韻圖三等韻位所含“憇、劓、滯、世、誓、悧”等字、四等韻位所含“雞、氐、提、泥、齊、西”等字,均屬i韻字,故入蟹攝不當,當入止攝。

④蟹攝合口呼韻圖中多有ei韻字。該韻圖只有二等韻位所含“乖、拐、快、拜、排、埋”都是ai韻字,屬于本韻攝。其余,一等韻所含“傀、恢、崔、偎、回、雷”等字、三等韻所含“綴、廢、肺、稅、穢、芮”等字、四等韻所含“桂、袂、脆、歲、惠、銳”等字,均屬ei韻字,ei韻字當自成專門韻攝,故入蟹攝不當。

⑤“年、田、天、顛、賢”五字同時出現在兩個不同韻攝。在《韻鏡·四聲等子》的等韻圖中,在山攝開口呼四等韻位有“年、田、天、顛、賢”五字,在臻攝開口呼對應等位也出現此五字。同一個字出現在兩個不同的韻攝,按照等韻圖的編制原則,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成批量的跨韻攝錯位,或者把韻類相同的字分入幾個不同的韻攝,或者把不同韻類的字編排在同一個韻攝之中,使韻圖亂象叢生。這充分證明,韻圖作者根本不理解攝概念的真正含義,不知道此韻攝與彼韻攝的區別在哪里。所以,此后再高明的學者也無法通過閱讀韻圖去參悟韻攝概念的本質。這就是至今在音韻學專業的課堂上仍然不能把攝概念講解得一清二楚的根本原因。

 

四、對“本無入聲字”韻攝的指認

犯了是非顛倒的根本錯誤

入聲字問題是音韻學領域一個重要問題。筆者曾對《廣韻》二百零六個韻部中的三十四個入聲部進行分析歸納,最終得出結論:入聲字不是每個韻攝都有,其分布范圍只涉及iuae四個韻攝,其他韻攝本無入聲字。這一結論與《康熙字典》上指認有無入聲字韻攝的歌訣《借入聲法》相吻合,與《明顯四聲等韻圖》的實際編排情況相一致,故確認這個結論正確無疑。

按照上述結論,《韻鏡·四聲等子》韻圖中的遇攝、止攝和果攝,用現代漢語拼音表示,就是u攝、i攝和e攝,都應屬于有入聲字的韻攝。但實際情況卻是相關五個韻圖一律清楚注明“本無入聲字”。這是一個明顯的錯誤。

筆者認為,區別一個韻攝是否本來就有入聲字的方法很簡單,只要認真觀察圖表中的入聲字與其他三聲調的字的讀音韻母是否相同就可以了。凡是韻圖中的入聲字與其他三聲調的字的韻母相同的韻攝,就是本來就有入聲字的韻攝,反之便是本無入聲字的韻攝。

如遇攝圖表中其他三聲調的字都是u韻字,其圖表中入聲位的字“梏、哭、篤、禿、足、促”等的讀音韻母也都是u。所以,此韻攝屬于本來就有入聲字的韻攝。同樣,止攝開口呼韻圖中入聲位的字“隙、匿、碧、尺、石、日”等,果攝開口呼韻圖中入聲位的字“各、恪、諾、作、錯、索”等,果攝合口呼韻圖中入聲位的字“郭、廓、博、泊、莫、霍”等,都具有這種性質,所以,止攝和果攝也都屬于本來就有入聲字的韻攝。

相反,山攝圖表中,入聲位的字“結、涅、蹩、節、切、噎”等,都屬e韻字,與該韻攝其他三聲調的字都屬an韻字形成鮮明對照。同樣,在臻攝韻圖中,入聲位的字“吉、必、密、七、悉、一”等,在山攝韻圖中,入聲位的字“括、闊、掇、脫、奪、撥”等,都與其所在韻攝其他三聲調的字不同韻。這證明這些入聲字本不屬于這個韻攝,是從其他有入聲字的韻攝借用過來的。所以,這三個韻攝都是本無入聲字的韻攝。但韻圖卻未標注“本無入聲字”,默認其本來就有。

根據以上例證,足可斷言,《韻鏡·四聲等子》將遇攝、止攝和果攝這三個韻攝指認為“本無入聲字”是毫無道理的,屬于是非顛倒的根本錯誤。

關于《韻鏡·四聲等子》對“本無入聲字”韻攝指認錯誤的由來,筆者在《等韻圖中的入聲字與張麟之的錯誤認知》一文證明,這個錯誤源于一生三次重刊《韻鏡》的張麟之。《韻鏡序例》中有一段文字:“韻中或只列三聲者,是元無入聲。如欲呼吸,當借音可也。(支、微、魚、模韻之類是三聲韻,支、止、至、質、模、姥、暮、目之類是借音)。”這段文字正文告訴我們,在有些韻攝的等韻圖上,只有平、上、去三個調位有字,這是因為這些韻攝本無入聲字。對這些韻攝來說,如果要對照等韻圖進行四聲調呼讀訓練,可以從其他韻攝借用入聲字。這是完全正確的。但括號內的解釋性文字指出,“支、微、魚、模韻之類是三聲韻,支、止、至、質、模、姥、暮、目之類是借音”,則是完全錯誤的。因為在《廣韻》的三十四個入聲韻部中,就有一個“質”部,“質”字本身就是屬于本韻攝的入聲字。張麟之的這個錯誤,就是《韻鏡·四聲等子》對“本無入聲字”韻攝指認錯誤的本源。

 

五、傳統音韻學教學與研究誤區

韻攝設置的重疊和疏漏,一攝兩圖的表格形式,韻圖內容跨韻攝的定位錯誤,本無入聲字韻攝指認的是非顛倒,使《韻鏡·四聲等子》等韻圖充斥亂象,對其后的音韻學的教學與研究產生了深遠的負面影響。首先,學者們無法從韻圖上找到此攝與彼攝、此等與彼等的區別標志,不能通過解讀韻圖去參悟韻攝和等這兩個音韻學領域最重要的基本概念的本質,使這兩個重要概念變成了不能用簡單語言表述清楚的模糊問題。更重要的是,學者們對入聲字定位的理解陷入困境。因為不知道韻圖的指認是錯,無法理解韻圖默認有入聲字(實為本無入聲字)的韻攝中的入聲字的讀音與其他三聲調的字的讀音韻母會大不相同。如臻攝合口呼三等韻“非”母下四聲調的字是“分、粉、糞、弗”,“微”母下四聲調的字是“文、吻、問、物”,面對這樣的編排,回答不了為什么en韻字和u韻字會出現在同一個韻攝。

明明錯誤而不知是錯,把舛誤迭出的《韻鏡·四聲等子》的等韻圖當成優秀的等韻圖,視為音韻學教學研究最重要的參照,使傳統音韻學教學研究陷入深水誤區,鉆進沒有出口的迷宮。

中華民國時期,由瑞典漢學家高本漢和加拿大漢學家蒲立本發起,眾多國內學者跟從的構擬中古音的活動,風生水起,席卷音韻學界,是傳統音韻學教學研究進入誤區的集中體現。

所謂構擬中古音,實際上就是根據《韻鏡·四聲等子》的等韻圖猜測中古語音。最終構擬的重點就落在了如何解釋韻圖默認的有入聲字(實為本無入聲字)的韻攝中入聲字的讀音上了。構擬的結果是入聲字有[ptk]三種輔音韻尾,根據這三種韻尾,把入聲字分為陰入、陽入和中入三類。如“緝”字讀音的韻母被構擬為[iep],“質”字讀音的韻母被構擬為[iet],“屋”字讀音的韻母被構擬為[uk]。中西結合,土洋并舉,一個簡單的聲調問題,竟然演繹出漢語音節中本不存在的三個輔音韻尾。

這樣的結果本是很荒唐的,但卻堂而皇之地寫入課本,搬上了高等學府的課堂。更有甚者,又有學者參照入聲有陰入、陽入,平聲有陰平、陽平,把現在的上聲調和去聲調也分為陰上、陽上和陰去、陽去,打造出“粵語九聲調”之說,嚴重脫離了漢語語音實際。

其實,整個音韻學界進入誤區,業內學者早有察覺。曾任北京大學副校長、教了一輩子漢語音韻學的魏建功教授,在彌留之際告誡前去看望他的師生,“音韻學是偽科學”。這就是見證。可惜的是學界并沒有把魏教授的告誡當回事,漢語音韻學課堂上講授的那些充滿自相矛盾的講不清道理的直白硬說一仍其舊。近期,又見有教授還在沿著原道前行,進入構擬上古音的“高級階段”。筆者慨嘆,難道長期被《韻鏡·四聲等子》等韻圖亂象誤導,既不能準確釋古,也不能明白諭今的漢語音韻學教學與研究,真的永遠走不出迷谷了嗎?

撰寫本文,翻開《韻鏡·四聲等子》,逐頁晾曬,旨在讓讀者一目了然地看到,民國時期興起的構擬中古音的風潮所依據的原來就是這樣一具怪胎,從而看清整個構擬活動缺乏正確理性思維的引領,是一場不具科學研究意義的鬧劇。

筆者借此直言,現行音韻學教材,沒有一條公理,沒有一條定律,沒有一條科學嚴謹的邏輯論證過程,只講其然,不講其所以然,連韻攝和等這樣的基本概念都不能表述清楚,的確應屬偽科學的范疇。

國學中的漢語音韻學教學與研究,長期在構擬中古音的怪圈迂回,積累了很多歷史錯誤。如不經一場摧枯拉朽認識革命的洗禮,遲早有一天會走到關門歇業的地步。望業內人士猛醒,莫把魏建功先生的臨終告誡置若罔聞。

                     2021113日 完稿于菏澤

 

附:1、《韻鏡·四聲等子》卷首《切詳》全文。

    2、《韻鏡·四聲等子》末頁全文。

    3、本文所涉相關九個韻圖。

 

1、卷首《切詳》全文:

切詳。夫方殊南北,聲皆本于喉舌。域異竺夏,談豈離于唇齒。由是,《切韻》之作始于陸氏,關鍵之設肇自智公。傳芳著述,以先知覺后知,以先覺覺后覺。致使玄關有異,妙旨不同。其指玄之論,以三十六字母約三百八十四聲,別為二十圖,畫為四類。審四聲開闔,以權其輕重;辨七音清濁,以明其虛實;極六律之變,分八轉之異。遞用則名音和(徒紅切同);傍求則名類隔(補微切非字);同歸一母,則為雙聲(和會切會字);同出一類,則為疊韻(商量切商字);同韻而分兩切者,謂之憑切(求人切神字(此處“求”當為“朮”字之誤)、丞真切唇字);同音而分兩韻者,謂之憑韻(巨宜切其字、巨祁切祈字)。無字則點窠以足之,謂之寄聲;韻缺則引鄰韻以寓之,謂之寄韻。

按圖以索二百六韻之字,雖有音無字者,猶且聲隨口出,而況有音有字者乎。遂得吳楚之輕清,就聲而不濫;燕趙之重濁,尅體而絕疑,而不失于大中至正之道,可謂盡善盡美矣。

近以《龍龕手鑒》重校類編,于大藏經函帙之末,復慮方音之不一,唇齒之不分,及類隔、假借之不明,則歸母、協聲何由取準?遂以此附龍龕之后,令舉眸識體,無疑議之惑,下口知音,有確實之決。冀諸覽者審而察焉。

 

2、末頁全文:

總校官編修 臣 吳裕德

戶部員外郎 臣 蘇 

校對貢生   臣 張謙泰

 

《四聲等子》從杭州文瀾閣鈔出,誤字甚多,今皆考正改定。惟止攝見母一等平聲“祐”字,不知何字之誤,考《切韻指掌圖》《切韻指南》,此處皆不應有字。《五音集韻》五脂見母下有“褀、禥、𥘕 ”三字,此“祐”字或“褀、禥、𥘕 ”之誤歟?又深攝見母一等平聲“站”字亦不知為何字之誤。考《切韻指掌圖》《切韻指南》此處亦不應有字,《續通志》《七音略》則作“根”字,然“根”非深攝字。惟《廣韻》二十七銜有“鑑”字,古銜切,是“鑑”字可讀平聲。然“鑑”與“站”字形絕異,似不至訛為“站”。以上二字,明知其誤,然無可據而改定之,宜姑仍其舊也。南海廖廷相記。  

 

筆者審讀認為:“祐”字當為“袺”字之誤。“站”字當為“砧”字之誤。

廖廷相,廣東南海人,字子亮,又字澤群。清光緒二年(1786)進士翰林,授國史館編修;光緒七年任廣州學海堂山長,并先后任潮州全山書院、廣州羊城書院、廣州應元書院、廣州菊坡精舍山長;光緒二十年任廣雅書院山長。

 

1、遇攝

2、止攝開口呼

3、止攝合口呼

4、果攝開口呼

5、果攝合口呼

6、蟹攝開口呼

7、蟹攝合口呼

8、山攝開口呼

9、臻攝開口呼




閱讀:
錄入:此木為柴

語網特別申明:各專欄專輯作者文責自負,對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權,在語網的發布不影響其再版權,即作者還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發布或轉載文章,但這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來函聯系。

評論 】 【 推薦 】 【 打印
上一篇:《韻鏡&#8226;四聲等子》指謬(下)

下一篇: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點評:
 
字數(限500字,建議200字以內):
姓名: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站內查詢



 
最新文章  

 
免费韩国成人影片-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韩国三级片网